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暗箭宗师 >

余光和余生都是你

时间:2021-10-06来源:势不行也网

  或许
  
  这一次
  
  她终于可以和他谈谈人生了
  
  因为
  
  在她的余生里
  
  都是他
  
  最大的特点就是帅
  
  唐言蹊是个美女。
  
  小时候出门,总能听到路人惊叹:“哇,这小姑娘真好看!”上了幼儿园,男生们都喜欢围着她,老师也对她宠爱有加。她长得像个瓷娃娃,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谁会不喜欢呢?
  
  成年后的唐言蹊也不负众望,出落得腿长肤白,五官精致,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像是有阳光,让周遭也跟着亮了起来。
  
  有一次,和朋友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被人追着问:“长得好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唐言蹊想了想,回道:“可能是,我喜欢的人一般都会喜欢我。”
  
  这话不假。
  
  在遇见余光之前,追唐言蹊的男生不少。体育系那个篮球打得好的高个子帅哥,健身房里那个长得像吴彦祖的教练,还有她家楼下那个将警察制服穿得很精神的邻家大哥哥……
  
  但唐言蹊喜欢他们,大都是被动接受。不像余光,她是主动去爱的。她爱的,不是徒有虚名的外表,而是他精致的灵魂。
  
  这种意义完全不一样。
  
  男生都是视觉动物
  
  那时是春天,唐言蹊刚结束一场恋爱。她陪室友去隔壁大学见某个情感作家,一不留神迷了路。她下意识地叫住前面的男生问路,可就在他回头的一刹那,她的眼睛里像是游过一万条悸动的鱼。逆着光看他的脸,唐言蹊的心突然被唤醒了,一股书卷气扑面而来,那是读书人才有的气质。
  
  这个男生,就是余光。
  
  余光是建筑系的学霸,长得当然比不上她那些帅得掉渣的前男友们,但他的学识以及他的涵养都是加分项。<郑州好的癫痫病专业医院在哪里br>   
  后来,唐言蹊见过余光很多种样子。他在舞台上表演《暗恋桃花源》,在辩论场上口若悬河,在图书馆里看书看得出神。每个样子的他都让唐言蹊觉得像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这是唐言蹊第一次主动去喜欢一个人。她忐忑不安地研究了各种战术,不过并没有派上用场。女生追男生,从来就不是费劲儿的事,更不用说唐言蹊这样的美女。光是往那儿一站,大大方方地说一句“我喜欢你”,对方就已经毫无招架之力了。
  
  男生都是视觉动物,余光也不例外。不过和那些小男生比起来,余光是特别的。他对她的爱,没有讨好,也没有追捧。在唐言蹊看来,越发的珍贵。
  
  恋爱后,大部分时候,都是唐言蹊来找余光。而他的生活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该看书的时候看书,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就连唐言蹊的生日,他也只是简单地发挥自己的特长,送了个建筑模型。
  
  和前男友们比起来,余光对她怎么看都有点儿不上心。
  
  闺蜜说:“倒追的,有几个会珍惜?”唐言蹊却不这么认为。她喜欢的就是余光身上这种淡定从容的自信。
  
  你的美丽只是暂时的
  
  两人刚在一起时,余光也会和她探讨建筑的构图之美,有点儿牛头不对马嘴后,他试图和她聊点儿文学。毕竟,那是她的专业啊。可惜,他说了半天,她却总是一知半解。她常常忍不住地想:一个建筑系的男生对毛姆也研究至深,简直逆天。
  
  唐言蹊有点儿惭愧,却也没放在心上。就算她不懂CAD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余光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里的爱意一点儿都不少。作为美女,她有这样的自信。
  
  大三下学期,余光开始备研。他拉着唐言蹊一起选学校,被她一口回绝。在唐言蹊看来,征服世界是男人的事,她从来就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所以,只要余光很优秀就好了,她要做的只不过是红袖添香。
  
  余光一头吃了左乙拉西坦仍然发作扎进书堆里,很少有时间搭理她。有一次,她去图书馆找余光,看到他正和身边的女生说着什么。窗外的阳光打在两人脸上,唐言蹊远远看着,突然觉得余光离自己有点儿远。
  
  这是唐言蹊第一次在爱情里有点儿不安。
  
  她很快就打听到,那个女生叫温雅,是建筑系的才女,功课和才华与余光不相上下。温雅当然没她漂亮,可温雅和余光一起探讨建筑图时,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她没有的光芒。
  
  这让唐言蹊有些心慌,于是,不自觉地把温雅当成了情敌。
  
  她跑到她面前说:“你最好离余光远点儿。”温雅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淡淡一笑,说:“你是唐言蹊吧?我喜欢余光,我知道你比我漂亮,但是很遗憾,你的美丽只是暂时的。所以,不如我们公平竞争吧。”
  
  唐言蹊并不是没有遇到过情敌这种生物,但没有人像温雅这样,还没过招就在气势上赢了她。和温雅比起来,自己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还有什么呢?她在他们隔壁那所不入流的院校里混着小日子,每天关心的是衣服和化妆品。人生这样厚重的话题,余光没办法和她聊,后来干脆也就不聊了。
  
  聊不到一块儿的爱情,迟早会出事。
  
  唐言蹊从来没有被别人甩过,所以在余光这里,她也要抢先一步说分手。余光从书堆里抬起头,眼睛里有细小的血丝。他愣了下,有点儿疲惫地说:“别闹了。”
  
  一周后,余光来找她。他以为她只是在闹情绪,说等考完了就来陪她。唐言蹊笑笑,撒了个谎:“我已经有新男友了。”
  
  余光的眼神很受伤,唐言蹊看着,心里说不上来的难过。
  
  领悟到世界深深的恶意
  
  不过,这点儿难过很快就被毕业的浪潮冲淡了。
  
  唐言蹊一头扎进社会这个大染缸。她从不避讳美丽这件事带给自己的便捷。在其他女生忙着投简历、赶招聘会时,她几乎没费癫痫病会遗传吗什么力气就拿到了上海一家大企业的offer。虽然只是小前台,但薪水可观,工作也很清闲,她只用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装点门面就好了。
  
  可很快唐言蹊发现,那个在办公桌上放着一家三口合照、每天穿得西装革履、在会议室对着员工指点江山的老板,其实有点儿道貌岸然。他经过前台时,看向唐言蹊的眼神带着赤裸裸的暗示。
  
  有天下班,老板走过来,公事公办地说:“你陪我去参加一个酒会。”唐言蹊当然还没能猖狂到直接拒绝老板,可当酒会结束,老板暗示她跟自己回酒店时,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丢了工作的唐言蹊,领悟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这个世界确实对美女开了很多绿色通道,却也毫不吝啬地给了等量的诱惑和危险。她突然想起温雅说的“你的美丽只是暂时的”,竟有点儿不寒而栗。
  
  从朋友那儿得知,余光和温雅一起考上同济大学建筑系研究生时,唐言蹊有点儿嫉妒也有点儿难过,同时也像是受到某种鼓舞。她突然想结束眼前这种有点儿混蛋的人生,彻底换个方式过活。
  
  这个想法让唐言蹊斗志昂扬。
  
  她的新工作是在一家电商公司做运营。因为基础差,底子薄,她的每一步都走得比别人辛苦。就连周末也没敢闲着,整日穿梭在各类培训班,像是要把荒废的光阴全都补回来。
  
  当那张吹弹可破的精致脸庞上渐渐有了小细纹时,唐言蹊也从“小花瓶”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职场“小魔头”。有同事揶揄她:“长这么好看,直接找个有钱人嫁了就是,何必在职场浪费大好青春呢?”
  
  唐言蹊笑笑,不说话。
  
  她想起余光,心里又温柔又惆怅,他的身边应该站着温雅吧。
  
  有人说,美女都很难长情。反正失了恋,后面还有大把的男人排着队。随便挑挑,就可以挑个入眼的来疗伤。以前唐言蹊就是这条定律的践行者,但在余光癫痫病人发作时会有什么症状那里,这些规则不知怎的就突然失效了。
  
  一年过去,三年过去,这个男生好像一直在她心里的某个地方。倒也不是有多念念不忘,只是好像一直都没办法再真正喜欢上别人,谈过两三次恋爱,都无疾而终。
  
  谈一谈人生这样厚重的话题
  
  2015年底,唐言蹊升为了市场总监。
  
  有天上午,她见完客户,从南京东路地铁站出来时,看到有个女生的背影像极了温雅。她走上前,叫住对方,温雅惊喜得叫了起来:“唐言蹊,你怎么会在这里?”然后,她指着旁边的男生说,“喏,我男朋友。”
  
  那个男生,并不是余光。
  
  找了家咖啡馆坐下来后,温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当年骗了你。其实,我和余光一直都只是朋友。那时,我看不惯你这种花瓶一样的女生,觉得你配不上他,才说了那番话。后来,我想去找你解释,余光却告诉我你已经有了新男友。失恋的那段时间,余光很颓废,差点儿耽误了考研。”
  
  唐言蹊安静地听着,青涩的回忆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
  
  在街头告别时,温雅说:“余光有过一个女朋友,跟你很像,但后来还是分手了。他现在在设计院上班,我觉得你们应该见个面。”
  
  温雅反复说了很多抱歉的话,但唐言蹊觉得,其实她最该感谢的人是温雅。曾经的她,在男人的吹捧下,那么浅薄地以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后来才知道,即便是红袖添香,也要足够优秀,才能淡定从容地站在另一个人身边。
  
  就在那天晚上,唐言蹊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她从阳台望出去,楼下站着的是昔日的朗朗少年。他说:“唐言蹊,这一次,表白的话,由我来说。我希望你的余生里,能够有我。”
  
  唐言蹊下楼,看着余光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或许这一次,她可以跟他聊一聊毛姆,关心一下时事,甚至谈一谈人生这样厚重的话题。

上一篇:母亲的一生

下一篇:爱情,善恶一念间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