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根哈特 >

姜大夫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势不行也网

  阳春三月,岁在癸丑,天气刚打春,猎猎寒风还是往人骨子里钻。

  天通街的中心,有一间挂着皇帝亲笔御赐牌匾的小药店,名为——一文堂。顾名思义,坐堂大夫不为名声,不谋私利,悬壶济世,只为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此店虽小,但是装潢华丽俊美,在一众灰扑扑的小店铺中间,极其显眼。

  可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早已经日上三竿,此街都已车水马龙,衣着各式各样的平常百姓早已川流不息,摩肩接踵,贩卖的贩卖,还价的还价,耍把戏的耍把戏,好生热闹!

  一文堂那扇雕琢精美的镂空玄门还是紧紧地闭着,像一口镶满了金银假牙咧着的大嘴,辉煌绚丽至极,却不知为何,又有些落寞在其中。

  这个尘世一片繁华,房屋鳞次栉比,百姓劫后重生,到处拜佛还愿;在这片热闹的角落里,灰暗、孤独、冷寂、痛苦笼罩着姜世安,他从透过一丝光的门缝里,留恋又痛苦地看了一眼这个世界的繁华热闹,之后,轻轻闭上了眼睛。

  却再也未睁开。

  六个月前,一文堂门口人声鼎沸,母亲抱着怀中发热幼子的,儿子揽着虚弱的母亲的,乞婆围观看热闹的,团团将这家小药铺围住,哀声遍野,哭嚎不止。

  “大夫!求求你看看我的孩子啊!他才不到一岁!求求你啊!”

  “大夫,大夫,先看看我家老母亲吧!我母亲已经三天未进食了!求求大夫!我给您做牛做马都行!大夫!大夫——”

  “大夫啊!大——哎!别挤啊,别挤!后面的人!啊——”

  群情突然激愤起来,喊叫声、哭嚎声一下子不知放大了多少倍,身强力壮的男性卯足了力气向门口奔去,引起一阵骚动,本来维持的表面的秩序,突然被打破了,那些奄奄一息的人突然回光返照一般被一种强烈的求生欲望所淹没,也拼命地向前涌去。

  “大夫!啊——啊!大夫!”那位母亲哭嚎着,声泪俱下。

  “救救我们吧!菩萨心肠的大夫啊,救救我们这些人吧!求求您啦!”那名汉子终于挤到前面,抓着他的衣衫顺势跪下。

  百姓见状,也都齐刷刷地跪地不起,磕头不止。

  这可真的是难为了姜世安。

  本来这也不过是一家祖传的小店铺,从祖父那辈就开始惨淡经营,一直到他这辈,世代为医,到姜世安这里,不过才三代,但是名声极好,虽然姜世安不过才二十有四,但是人们都很敬重他。姜世安秉承祖辈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治疗的训,不求以此发财升官,只求守得一片百姓安康。

  前几个月,还有媒人给他和另一家朴实勤劳的小门户说亲,那家姑娘姓李,正是二八年华,性格温雅,为人和善。彩礼什么的都已经谈妥了,就差定个日子了。

  姜世安觉得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完美了。可是最近几天突然出现一种很奇怪的病,百姓没有任何前兆的就开始发热咳嗽,然后再是浑身无力,呼吸困难。这种病情先是在老李家母亲身上发现,接着那家的小孩子也开始有此症状。再到后来,病情开始肆虐,沿着这条街开始向着全区甚至有向皇城蔓延的趋势,一发不可收拾。

  当今圣上为此也是苦恼,下令封锁皇城,禁止人员流动,并且召集天下名医齐聚京都,共议药方。

  姜世安也正是要去皇城应召,他自知医术并没有多么的高明,此病来势汹汹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料,他自知如果只是坐井观天的话,这么百姓很可能逃不过这次疫病。

  “各位稍安勿躁,今此病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乎我的意料,在下就是华佗再世也难以有回天之力。”

  底下一片哗然,细碎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也有眼尖的看见他背后收拾好的行李。

  有人问:“那大夫您这是要去哪?”

  姜世安有些不安道:“现今圣上要召集医士共议此疫病,在下想先去讨得良方再回来为诸位诊治病情。”

  姜世安娓娓道来,可是底下的百姓一下子就不干了。

  “大夫,您这是要抛下我们啊!”

  “大夫,您走了!我们可是怎么办啊!”

  “是啊,您要我们怎么办呢?您不能看着我们去死啊!大夫——”

  姜世安微微皱眉轻咳了声,一个斯斯文文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情况,一时间竟然脸红了起来。

  “请大家放心,等我寻得良方,我一定快马加鞭回来。”姜世安平时是一个不怎么和别人打交道的人,老实的很,这样的话应该是他说过的最正式的承诺了。

  姜世安抬脚便想离去,可是那位李家的丈夫扯住了他的衣衫哭声大喊:“您不能走啊!您不能看着我们去死啊!您不能啊,您可是大夫啊!医者仁心啊,大夫!”

  一时间,其他人也纷纷效仿,拼命挤上前将姜世安围得水泄不通,百姓痛哭流涕,哀求不止。

  姜世安也是一时迷了心窍,热泪纵横,恐怕自己如果不在的话这些百姓就真的六神无主,喊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姜世安心一软,答应了下来。

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百姓听闻之后,涕泗横流,磕头谢恩,一个个口中喊着“在世活菩萨”,“大善人”等誉美之词。

  可是,姜世安依然拿摸不准这样的病情,病人一个个情况恶化,那些信奉他、爱戴他的百姓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眼睛里流露出鄙夷与怨恨。他的一文堂生意也大不如前,本来在治病时对家庭贫困的人家就一直压低药价,要么根本不收钱,一直是他自己在贴钱,现在情况是越来越差了。到最后,姜世安亲眼看见那些百姓竟然一把火烧了自己的一文堂,火光之中姜世安冷汗直流,猛然清醒,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但是他还是心有余悸,这晚,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他从后门溜了出去,去到了李家,也就是他的老丈人那里。

  老丈人毕竟活了这么些年岁,总是懂些人情事故的,况且对面的还是他的未来女婿,他自然要为自家人考虑了。

  老丈人眯着眼睛捋了捋胡子,坐在高堂之上,抖了抖烟斗,缓缓说道:“看这境况,一时半会恐怕不会转好,再者,你也没有信心治好此病。所以,我劝你还是去吧。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可以发挥。”

  姜世安觉得此言有理,便即刻出发去了皇城。

  又三月,姜世安寻得良方,便立刻启程,不过四个日日夜夜就回来了。

  这里的疫情还是极其严重,街上再无以前繁华的景象,饿殍遍野,病重垂危的老人被赶出来,街巷角落里断断续续有婴孩的啼哭,大街上还有那些走投无路的巫师作法留下的痕迹,到处是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姜世安终于来到了街中心,却发现他的一文堂精细雕花门上留下令人作呕的污痕,烂菜叶,剩饭剩菜,甚至还有排泄物!

  姜世安惊心,颤抖的手指缓缓伸向那扇门,忍下心中的委屈与落寞,将在皇城里因年轻不通世故受人排挤的委屈,将在路上受人坑蒙拐骗散去的金银药材的伤痛,将这些天在路上为寻捷径早日归来而风餐露宿的辛酸苦楚通通咽下。

  他们只是可怜的、遭受疫情袭击的普通百姓,他们只是不知道自己的境遇而已,并无恶意。

  他们只是什么都不知道而已,无恶意。

  姜世安劝解着自己,心底却还是隐隐作痛。

  他在黄昏之时归来,趁着暮色迷蒙,他独自掩在夜色里,孤独地擦拭着镂空门扇。

  第二天,便开始开门营业。消息传得很快,人们绝处逢生般要踩破这门槛,进进出出,扶门作揖。

  可是人们也发现了,这大夫坐堂时一定要面患上癫痫这种顽固疾病在治疗时需要花费多少费用呢?戴白色罩子,而且积极地规劝百姓也这样。

  在这片风域,白色多和死葬联系在一起,而死人才以白罩蒙面,这多少对人都有些消极的心理暗示,百姓心里总归有些抵触。

  但是碍于情面,不好当面拒绝,只能是遑遑答应,然后置之不理。

  姜世安甚至亲自买来些送给百姓,劝说他们经常戴着,说是可以降低感染的机会,保护自身。

  可是看到少有成效,姜世安只能无脑摇头。

  隔壁的王老伯家经营着一家茶馆,最近客人稀少,王老伯也不幸感染了病,日益消瘦,呼吸苦难,但是又少有银钱买药,艰难度日。

  姜世安见此,心生怜悯,于是偷偷给老伯降价,甚至时不时还白白送一些补药过去。

  王老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整天坐在茶馆里赞颂姜大夫,逢人便跨,遇人便说。于是乎,姜大夫的光辉形象立刻传了几百里远,外城的许多人都来这里看病,自然也有许多拿不出来钱的穷人。

  姜世安心善,听不得穷困人家的悲伤故事,也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账目时不时也会“不经意”就算错了。

  那些人自然是知道的,感恩涕零,直夸“这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姜世安无奈。

  可是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自己的亏损也越来越多,入不敷出的显见的一个问题就是——买不起足够的药材了。

  这可真的是愁煞了姜世安。于是他不得提高药价,并且减少账目亏损。

  可是在百姓看来,这无异于坐地起。

  于是有人骂道:“呸!黑心药店!这个时候还想着赚黑心钱,你心里就一点也不愧疚吗?!”

  “亏我还敬仰你小小年纪医者心善,行医救世!我呸!”

  “前段时间,遇事就跑,没有担当!你不配做人!更不配行医!”

  “黑心……”

  “一肚子坏水……”

  “自私自利……娶不到老婆……”

  姜世安忽然感觉自己突然从神坛坠进了地狱,脑子轻飘飘的,感觉不到实体似的。

  姜世安想辩解,可是站在门口红着脸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晚上他再去未来老丈人家里的时候,那家人却只是紧紧闭着大门,叫门不应,最后还是李母小心翼翼地拉开门缝,说道:“我们家姑娘要嫁人啦,你还是别来了。”

  姜世安好笑:自然,我杭州癫痫病的治疗哪家医院好知道的。

  李母又说道:“是赵裁缝那家的孩子。”

  姜世安惊愕,久久说不出话来,等回过神来,那条门缝也早就关住了。

  姜世安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他什么都没做错,可是这样看起来,好像他又什么都没做得正确过。

  姜世安的身体一下子垮了,开始出现一系列病症。幸好店里还有些剩下的药材,姜世安勉强喝了几副。

  这时好消息传来,圣上专门派人来这里体恤民情,带来了足够的药材,还派来了专门的医士。

  姜世安很欣慰,只是再也没有人来他这里了。被踏得圆滑的门槛突兀着,显得格外苍凉。

  药铺也无药了。姜世安忍着不适也想着去求几副药材。

  路上,他便感觉到了来自周围百姓的异样,那些他曾经帮助过的男男女女用一种鄙夷的目光在远处注视着他,一个个人都躲得他远远的。

  姜世安无奈摇头。

  终于轮到他拿药了,但是他还未开口,就有人在远处大喊道:“不要给他开药!他是个黑医!满肚子坏水,大夫们,不要给他开药,他肯定是装的!”

  那群高高在上的医士俯视着他,姜世安认出来了他们。那群人看着落魄的他,仿佛看着一只令人不齿的怪物:“呦!这不是姜大夫吗?怎么落到这步田地了?”

  戏虐的声音在头顶盘旋,姜世安感觉天旋地转,自己好像踩在棉花上。

  姜世安羞愧地低下头。

  “医者仁心,你怎么能装病来骗药呢?!嗯?姜大夫?”,那人同样戴着白色面罩,看不见脸,只看得一双邪魅的丹凤眼,毫不克制地流露着嘲笑的眼神,“这么多的人药材根本供养不上,不要在这里装病,赶快走!快点!”

  姜世安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去的了,关于那一天的一切都开始模糊。

  只剩下一张张模糊的、扭曲的人脸,不,不,那是他所熟悉的人吗?

  不,不是,那像是一个个走兽蛇蝎的扭曲面孔……

  “他是骗子!骗子……”

  “他是坏人,坐地起价,哄抬药价,恬不知耻!”

  “你当初执意要拒绝皇上亲自任命医士的官职,快马加鞭地赶回来,你看看你,自作清高罢了……”

  三月春来,冻土开封。

  可是那一年的春天,不知怎么的突然下了一场弥天大雪。

上一篇:品尝粽子作文_作文

下一篇:每一次给你的小感动都能替我见证这就是爱_情感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