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宦海风流 >

羹颉侯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势不行也网

  大河迤逦而来,河水流来的地方被一大片浓密的白杨林所遮挡。小时候我不知这条河从哪里来,它平静地绕过丰邑中阳里又蜿蜒而去。从空中俯瞰,这条河一定宛若巨龙。中阳里是在平坦如砥的平原上的村落,丰水、清水和泗水河缠绵在村中的屋前屋后,还有众多的河汊相连,水网密布,纤陌纵横。河水清澈,甘洌清甜。

  清晨,公鸡叫了三遍的时候,我的爷爷刘太公就起床了,因为他干咳的声音我很熟悉。他是个勤劳的农夫,还因为年纪大了,每天都早早地起来。除了爷爷的咳嗽声音,西院的厢房没有其它动静,我的叔叔刘季大概还在睡觉。

  我睡在铺着干草的榻上,看见晨光从窗棂射了进来。我从床榻上起来,拉开了房门,走到院子墙边的一个尿罐边,一边哗哗地往里撒尿,一边从墙的缝隙往外窥探。我看见二叔刘仲蹲在东院的门前,借着烛火在收拾农具。厨房里二婶正在做早饭,她往灶洞里塞麦秸,灶间的火红通通的,锅里热气腾腾。二叔赤裸着上身,抄起了镰刀,直到井边,用轱辘在井里打了一桶冷水,在井边哗哗地磨起镰刀。

  太阳升得老高的时候。我和妈妈拿着麻袋,挎着篮子走出里坊的大门。我们沿着麦垅,向麦田走去。晨间草丛里的露水很重,打湿了我们的衣裳。我看见爷爷和二叔刘仲正在麦田里忙活着,我看见他们弯着腰身,左手抓过一束小麦,右手挥动镰刀,噌的一声,镰刀的刃口穿过金黄的麦秆,发出嚓的声音。很快,他们的身后一大片麦田里只剩下麦茬。爷俩的喘息声被微风静静的吹散。

  这是麦子收获的五月,风从西南来。在收获的季节,晨风中飘散着甜甜的麦香、熟悉的汗臭、干躁的尘土的气息。我和妈妈跟在他们的身后捆扎着麦穗。我问妈妈:“三叔怎么没来?”我妈妈忿忿地说:“他是个懒虫,你长大千万别学他。”我的妈妈不喜欢三叔,太公也不喜欢三叔,常常骂他是无赖。要他学学二叔刘仲。

  黄昏的时候,我坐在自家的院子里吃饭。从院墙的破洞能看到太公也坐在院子里,他穿着葛衣,头发花白,发上插着铜簪。他的几案上摆着几个菜,还有一瓮酒。太公端着耳杯,很有滋味地抿着酒。有一个妇人在盛饭,她是我爷爷的续弦。摇篮里睡着我的小叔叔刘交,他才六个月大,还在吃奶。我的三叔端着碗,拿着箸,坐在一块石磨上。院子里的鸡围在他的身旁,吃他嘴边漏下的麦粒。院子外面一阵喧哗。村里的后生在屋前的谷场上斗鸡。太公喝完了酒,他捋着胡须,倚在院子的门框上,笑咪咪地看着后生们在鼓噪。那笑容象冬日里的太阳。我三叔也丢了碗,跑到了谷场,他虽然才十五岁,个子却很高,人也壮实,象个大小伙子。

  我那时正好五岁了,我的父亲三年前就病死了,我父亲娶亲后就和太公分了家。我对他的印象一点也没有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我听我妈妈说,我爸爸名字叫刘伯。他对自己的小弟弟刘季很好。我妈还说,那时刘季经常带着朋友到我家来蹭饭。我的妈妈后来没有再嫁人,她带着我住在太公家的隔壁,房子是太公盖的,泥坯墙是用掺杂了稻草的河泥脱坯,晒干后,砌成墙。屋顶苫盖着麦秸和稻草。我妈妈很能干,屋后的猪圈养了猪,院子里有鸡鸭的笼子。院子的空闲地,还有一个兔子窝。兔子养大了,妈妈就用一个竹笼装上,拿到集市上去卖掉。另外,在我家的屋后妈妈还种了几畦菜地。

  屋后还有一大片桑树林,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有的桑树比太公的年龄还大,这些桑树树冠很大,象华盖一样。我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妈妈就已经开始养蚕。院子里,堂屋里都铺着一张张苇席,上面撒一层碧绿的桑树叶子,无数的蚕宝宝就从叶子底下探出头来,顺着叶边沙沙地吃个不停。晚上睡觉的时候,听着那沙沙的声音,感觉就象是小雨淅沥地下个不停。我的妈妈晚上总要起来几次照看。等蚕长大了结成蛹,再缫成丝,织成丝绸,等着小贩上门来收购。

  太公家养着两头耕地的黄牛,还有一群山羊。牛就拴在太公家门前种着的枣树和槐树上。槐树很老了,枝繁叶茂的;枣树是我三叔种的,已经有胳膊粗了。院子里的井是二叔刘仲挖的。太公还养了猪,不过太公舍不得给猪喂粮食,只给它们吃野菜。

  春天的时候,三叔带着我去树林里割草、挖野菜。我看见蝴蝶、蜜蜂在花前跳舞,时而能看到从草里窜出的野兔。那时我已经八岁了。我俩挎着篮子,沿着河边和水塘走着,垂柳在春风里轻拂水面,花儿点缀着灿烂的春光。我们在河沿和沟里寻找野菜,一会儿就装满了筐子。青草也割了两大捆。

  春日融融。鸟儿在林间啁晰,蝴蝶在花丛中飞翔。我俩累了,就躺在草丛里,望着天上的白云在不停地变幻。我问刘季:“三叔,你不爱读书,也不干农活。那你长大要干什么?”刘季眯缝着眼睛,说:“我想去当门客。”我不知道什么是门客。刘季告诉我,门客的目标是求富贵、取尊荣、建不朽之功业。他还告诉我,楚国的春申君,赵国的平原君,魏国的信陵君,齐国的孟尝君都有门客。

  我听我妈讲,我奶奶活着的时候最喜欢我的三叔了。她想要我三叔上学。那年的春天,太公从家里赶着驴,驮了几袋麦子,起早赶集,换了铜钱,领着三叔进了镇上的马公书院。我三叔不爱读书,经常因逃学玩耍挨学堂老师马维先生的板子。他登基当皇帝后,我看过他写的《手敕太子文》:“吾遭乱世,当秦禁学,自喜,谓读书无益。”

  冬日,我坐在院子里,享受着懒洋洋的阳光。我妈妈对我说:信儿,你去找你三叔。一起去田里拾些麦秸回来,好烧火。”丰邑的村落都在平原上,这里没有山,打不了柴。秋天,就靠在田里拾麦秸烧火。另外在夏秋季节,河里生长着大片芦苇。到了初冬,还可以收割枯死的芦苇当柴火。

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我到了太公家,看见三叔正在和卢绾聊天。卢绾的家也在我们里坊,他的父亲与太公是好朋友。卢绾与刘季两人同一天出生。出生的时候邻居还牵着羊,提着酒来祝贺两家。他俩长大后都在马公书院上学。卢绾最佩服刘季。卢绾后来因为战功被封为燕王。

  听说我的来意,三叔立刻从榻上起身往外走,卢绾跟在他的身后,我拎着麻绳也紧随其后。冬日的田野里有许多风干的杂草和麦秆,远处有人点燃麦秸草,狼烟四起。我们三人拾了几大捆麦秸,送到了我家。我妈妈特地留三叔和卢绾在家里吃饭。菜很丰盛,有腌鱼,还有风干的兔肉。

  第二年的夏天的一天,我看见刘季和周勃、灌婴,还有卢绾拿着盆和水桶匆匆往里坊大门走去。周勃也是我三

  叔的朋友,他家住在丰邑镇上,他靠用芦苇编织苇席和蚕具营生,有时也在别人婚丧嫁娶时,充当吹鼓手维持生计。周勃长的高大魁梧,但不爱说话。周勃的手艺很好,他很细致,而且有耐心,我从来没有见他发脾气。他编的养蚕用的草具,很精细。我妈妈曾买过他的蚕具,他和我妈讨价还价时,声音也不大。周勃虽然是个吹鼓手,不过他不擂大鼓,也不吹喇叭,只是喜好吹箫。我听过他单独演奏,声音低沉,空旷辽远,能使人烦躁的心灵安静下来。而且他的弓箭射得很好,百发百中。刘季喜欢结交人,看见周勃和他一般大,吹箫吹得好,就结识了周勃,后来他们成了好朋友。周勃用竹皮给我三叔做了一个冠,叫刘氏冠。刘季当了皇帝还喜欢戴这种冠。周勃后来受封为绛侯

  灌婴是个小商贩,经常到我们村子收购丝绸,他也经常光顾我家。他和刘季也很要好。他后来受封为颍阴侯。我在门口看见他们匆匆忙忙的样子,就问他们去干什么。卢绾说是去白帝河戽鱼。我说我也去行吗?卢绾说:“那好吧,一起去吧。”

  那时我已经九岁了,知道戽鱼是怎么回事。就是选择鱼多虾肥的一段沟渠,先用泥土将两头堵上,再用水勺、戽斗等将其水戽干,等到沟底水渐干的时候,水浅鱼跳,这时就可以将一条条鱼生擒活捉了。

  白帝河两岸都是合抱粗的大柳树,还有桃树和梨树。我们一行来到距离村庄稍远的河沟。这里平常人迹罕至,四周树木繁茂,芦苇丛生。我们选了一段河沟,用泥土把两头堵上。然后一起动手,用盆住外戽水。晌午的热辣辣的阳光照在大伙儿身上,一会儿我们就大汗淋漓。终于河沟的水被戽干了,沟里的鱼虾也全落入了我们的筐中。我们兴高采烈,满载而归。

  远远地看见我家屋顶的烟囱冒着袅袅炊烟,一定是我妈在做饭呢。我们一行人兴冲冲地走过去,进了院子。我妈在厨房里,看见我们这么多人,便用勺子起劲地刮着锅底。然后对我说:“你去哪了,看你一身泥,我给你洗洗。”我随着妈妈进了房间,扭头看见我三叔进了厨房,又气呼呼地走了。我换好了衣服,我妈妈给我端来了癫痫病发作的诱因是什么饭,我问:“不是没有饭了吗?”我妈说:“我刮锅是骗他们的。”我想,我三叔肯定很生气。

  我十岁那年秋天,刘季带着我,还有卢绾、周勃、灌婴,挎着着弓箭去云龙山打猎。平时在里坊附近的树木里,他们就经常在一起练习射箭。云龙山山麓绵延起伏,松林满坡,溪水清澈,冲刷着巨石。斑驳的阳光从浓密的树叶间洒下来,光影晃动,仿佛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我们用弓箭射了几只鸟,还射了几只野兔。

  不久,我听说我三叔在沛县打架,把人打伤了,而且伤得不轻。苦主把他告到沛县的衙门,官府要捉拿他。他躲了起来。有一天,卢绾来找我,说我三叔躲在沛泽的船上,准备出逃到远方。要我到太公家,找几件衣服,再带点盘缠。

  我三叔逃到魏国的外黄,投奔那儿的侠客张耳。张耳是个有本事的人,对我三叔很好。我三叔后来从外黄回来,因为张耳的疏通,他当上泗水的亭长。那年冬天农闲时,他托人带信,要我去他那儿玩。

  我到的那天晚上雪下的很大,卢绾、灌婴、周勃也也从镇上踏雪而来。有两个县里的官差也跟着来了。一个叫萧何,听说他是沛县的吏掾。他性格看上去挺随和,衣着也很朴素,留着黑须,讲话很有条理,懂得很多,一看就是个读书人。萧何后来被封为酂侯;另一个叫曹参的人是县里的狱掾,他后来被赐爵为平阳侯。我三叔招待我们在王媪酒肆里喝酒。有炖羊肉、红烧鱼,烤猪腿,还有一口炖鸡的锅里贴着面饼。大家喝的正酣畅的时候,门帘一掀,有个小贩拎着篮子进来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樊哙,他一见到我三叔,扭头就跑。我三叔急忙追了出去。过了一会他提着篮子回到店里。从篮子里挑了几大块狗肉扔在几案上。又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铜钱扔进篮子里,随手把篮子扔给了跟进来的攀哙。后来樊哙因为战功被封为舞阳侯。

  第二天一大早,我三叔请了一个叫夏侯婴的人赶车送我回去,他人很豪爽。后来我听说他不赶马车了,到县衙里去当差了。夏侯婴是沛县人,开始是在沛县县衙的马房里掌管养马驾车。每当他驾车送完使者或客人返回的时候,经过沛县泗水亭,都要找我三叔聊天,而且一聊就是大半天。后来,夏侯婴担任了试用的县吏。有一次,刘季因为开玩笑而误伤了夏侯婴,被别人告发到官府。按秦律要从严判刑,我三叔就申诉没有伤害夏侯婴,夏侯婴也证明自己没有被伤害。我三叔被关押一年多后才被释放,不过还是受鞭笞数百下。夏侯婴后来被封为汝阴侯

  这几天乡里的百姓都在说,我的三叔在长安登基当皇帝了。我有很多年没见到他了。听说他当了皇帝还改了名字,叫刘邦。长安对于我来说是个遥远的城市。听乡民们说,太公还活着。我很欣慰。

  已经是深秋天气,我屋前的银杏的叶子变成了深黄色,跟金色的麦浪一个颜色,空气中氤氲淡淡的幽香。微风吹过,树叶间响起刷刷的声响。那天晌午,里癫痫病一般是什么原因发生的坊没什么人走动,我手持扫帚,在林间清扫散落在地上的叶子,捡拾满地的白果。忽然听到了车马的喧闹声。我从林间看过去,里坊的门口来了一队骑马的甲士,他们穿着金属的胸甲,内衬绛色的袍服、头戴兜鍪,手持长戈;领队的将军身着赤色鱼鳞状的甲胄,内着的双重长襦。队伍中还有一辆朱轮的马车,驾车的驭手身穿长襦,外披双肩无披膊的铠甲,腿缚护腿,足登浅履,头戴长冠。一个个威风凛凛。队伍在里坊的门口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年纪在四十多岁,他穿着领、袖都饰有花边的黄色直裾禅衣,头上戴有蝉饰,并插貂尾的蝉冠,腰悬玉佩,足蹬朱履,目光炯炯,气宇轩昂。我认出来了,那是我的小叔叔刘交。

  那天晚上,我们叔侄俩在榻上饮酒到半夜。刘交喜欢读书,多才多艺。他没务过农,一度曾与鲁人穆生、白生、申公一起到荀子门徒浮丘伯门下学习《诗经》。因为赶上秦始皇焚书坑儒,就回到老家。刘邦在丰沛起事后,刘交因通文墨,在军中一直掌管机要。兵至灞上时因功被封为文信君。汉六年,刘邦废掉了楚王韩信,封刘交为楚王,定都彭城。他这次是专程回乡探亲的。

  刘交告诉我,刘家的子侄都封为藩王列侯,唯独没有封我。太公因此很生气,刘邦却说:“不是我忘记了没封,是因为我的长嫂早年实在不象长者。”他还念念不忘我妈当年用勺子刮锅底的事。刘交走后的当年十月,皇帝下诏封我为羹颉侯。羹颉就是

  用勺子刮锅底的意思。

  我就封后听说,汉九年,未央宫落成,刘邦大宴诸侯群臣,酒宴就摆在未央宫前殿。乐声一起,刘邦首先端起酒杯,向太公祝寿,并问道:“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殿上的群臣都高呼万岁,大笑为乐。这是我三叔的口吻,他的记性可真好啊。

  我还听说太公在长安思乡心切,刘邦便在长安宫不远的丽邑,按家乡的样子修筑新丰。房屋街道,一切如旧,竹篱茅舍,田园菜圃,一切景物都要仿照丰邑的样式。皇帝还把家乡的老幼都接来了,他们一到,都各知其室;放犬羊鸡鸭于道途,亦各识其家。我听说后,笑了起来。这鬼主意只有我三叔能想出来,他终归还是有孝心的人。

  我还听说,汉十二年七月,淮南王英布谋反,刘邦御驾亲征,击溃叛军后,班师回朝,途经沛县,在沛宫设酒置宴,遍召全县故交和父老兄弟开怀畅饮,酒酣之际,刘邦一边击筑,一边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他对父老乡亲说:“游子思故乡,乃人之常情,我虽长住都城,万年之后我的魂灵仍然依恋故土,况且我是从这里起兵诛灭暴秦的,我就以沛县为我的汤沐邑,世世代代免除沛县民众的赋税徭役。”在众人要求下,他也免除了丰邑的赋税徭役。车队经过丰邑时还住了几日。他到底是不忘故乡啊。

上一篇:为何_散文

下一篇:生命之源_经典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